快捷搜索:

别急着下结论

【缘木求鱼】

绝大多数人都是习惯于根据眼前的利害,对一件事情的对错、是非,做出即时性、个性化的评判。

木木

巴菲特是闻名世界的“股神”。不过,“股神”也会犯错。鉴于古今中外所有的“神”都会犯错,是无需辩驳、不容辩驳的客观存在,因此,对巴菲特会犯错,也就用不着大惊小怪。

其实,对这一点,巴菲特自己倒是格外清楚。他曾经多次在股东大会上公开承认投资错误。最近的一次认错,是在上月初举行的股东大会上,他当众承认,今年2月底,在市场恐慌之时加仓航空股,是个错误,已经用清仓航空股的方式做了纠正。

于是,很不幸,在随后的日子里,航空股用猛烈的报复性上涨,回敬给“股神”一次干净利落的否定之否定。大约,也是为了呼应市场的这次态度很明确的“非难”,一些人很适时地发表了一些以“事实”为依据的评论,诸如“走下神坛”、“像沃伦这样的人也会犯错”之类的真知灼见。

不过,回首这件事,最值得反思,或者说最有价值之处,肯定不是“‘股神’走下神坛”,更不是“沃伦也会犯错”,而是别管遇到什么事,千万别着急下结论,因为对和错,都是相对概念,在不同的时空状态下,孰对孰错,实在不好贸然论断。

如果蜷缩在频繁熔断的市场角落、透过浓重的愁云惨雾观察,2月底的巴菲特,无疑错得太离谱儿(关键是“股神”也自认确实错了),而知错之后不顾大幅亏损毅然决然清仓的行动,就是值得大书特书、有领导力的表现。不过,如果以目前的市场状态为依据,事情就变得比较魔幻,巴菲特2月底加仓航空股,无疑是英明决定,绝对算得上践行“别人恐慌我贪婪”投资理念的神来之笔,而其随后的清仓行为,显然就大错特错。

同一件事,只是因了时点的不同,就一会儿错、一会儿对,这就由不得有些人要浮想联翩了:再过一段时间——几个月甚至一两年,巴菲特2月底的加仓,会不会又变成自毁英名之举?而其随后的清仓行动,是不是亦会随之成为教科书级的逃顶外加自我纠偏范例?这还真不太好说。毕竟,航空股的“绝地反击”,从某个角度看过去,把它理解为急速、大幅下跌之后的一种类“膝跳反射”,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巴菲特2月底加仓航空股,或许可以理解为是对市场极度恐慌氛围的一次经验性、本能性“批判”,而随后对航空股的清仓,看起来就理性多了,据他解释,在充分了解疫情严重性、了解疫情将对经济造成严重且持续之消极影响后,清仓就是当时情况下的一种理性投资选择。审视目前形势,恐怕很难得出疫情已在世界范围内实现根本性缓解的结论;而没有这个结论,巴菲特清仓航空股的理由,就仍难以辩驳。有了这样的基础,即使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认为“股神”确实“犯了错”,但历史将作出怎样的评判,还真不好说。

据媒体报道,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(NBER)周一宣布,美国正式进入衰退。NBER认为,疫情和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导致了经济放缓,就业和产出史无前例的下滑规模,以及其在整个经济中的广泛影响,足以证明将这一时期称为衰退是合理的。

即使以普通人、普通投资者的视角观察,在新冠病毒患者确诊数字、致死人数仍不断攀升的背景下,被“股神”清仓的航空股的股价反弹之旅,以及躲藏其后的经济企稳并开始恢复的憧憬,就多多少少都带了些梦幻色彩。

绝大多数人都是习惯于根据眼前(或者时空距离稍远一些)的利害,对一件事情的对错、是非,做出即时性、个性化的评判。而这种短期的、带了很大局限性且比较自我的判断,如果放置在一个跨度足够的时空背景下,往往就显得太“小儿科”。鉴于此,遇事最好别急着下结论,即使下自己的结论,也别太着急。

(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